商業頭條 > 正文
落言網 發布時間:2018-08-07 11:35熱度:

言情小說《極品冥妻》全文在線閱讀

《極品冥妻》在線全文閱讀,
喜歡這本書的朋友可以在微-信-公-眾-號【悅讀樓】回復書號12,
即可閱讀全文!下面為大家分享精彩內容

我努力平復著自己的心情,愣是不敢發出一絲聲音。

在我面前的不是人,是一個老太婆,滿頭枯燥的白發,臉上如干枯樹皮一般,雙眼空洞,她沒有眼珠,鼻子坍塌,那張嘴一開一合,從里面流淌著綠色的液體,看不出是什么,但非常惡心。

她穿著一身泡得發白的衣服,身形佝僂,此刻就站在距離我不足一米的位置。

她沒有說話,只是用那雙沒有眼珠的眼睛一直盯著我,我神情一陣恍惚,我不能再這么下去,我拼命的穩住自己的心情。

想起郭瞎子的話,我可以問三個問題,雖然現在還不知道眼前這個家伙是什么。

我就鼓起勇氣問道:“你知道十八年前白雪是怎么死的嗎?”

“淹死的。”老太婆口中傳來一聲如指甲在玻璃上嘩啦的聲音,那聲音非常難聽,讓人很不舒服。

但我心里卻有一絲欣喜,看來郭瞎子沒有騙我,這老太婆真的可以回答問題。

我想了想,問出了第二個問題:“你知道是誰害白雪淹死的嗎?”

我一臉期待的看著她,雖然心中還是很恐懼,但現在有郭瞎子在這里,我也沒那么害怕了。

“白飛。”

這一次她的回答讓我愣住了,我不敢相信,當年害雪兒的難道不是白宇嗎?怎么可能是白飛?

“是你親眼所見嗎?”我再次問道,我已經看出來,眼前這個并不是真人,有可能就是一只生存了許多年的水鬼。

“我親眼所見。”老太婆答道。

直到此時,我心中還是不敢相信,當年害死雪兒的竟然是白飛,可是為什么白宇在那件事之后就消失了呢?還要裝病,甚至弄來一個人冒充他。

想到這里,我不由得問道:“白宇是目擊者嗎?”

剛問完這話,我就心里咯噔一下,忽然想到我只能問三個問題,之前郭瞎子也說了,如果我多說一個字,就會遇到危險,到時候他都沒把握能解決。

事實上,在我問出了這個問題后,眼前的老太婆就臉色大變,佝僂的身軀突然拔高幾分,面目猙獰,張牙舞爪的朝我沖了過來。

雖然她年紀大,但是速度卻絲毫不慢,瞬間就到了我身邊,我見狀,魂兒都快嚇沒了,轉身就要求助郭瞎子。

可是我轉身之后,卻發現郭瞎子的身影早就沒有了,身后空空如也,我甚至不知道郭瞎子是什么時候走的。

容不得我多想什么,身后那只水鬼已經追上來了,我暗罵一聲郭瞎子不靠譜,拼命的朝前跑著。

我的速度催動到了極致,可是看了一眼身后,那水鬼的速度絲毫不慢,和我一直都保持著十幾米的距離。

我現在后悔極了,其實這件事并不能怪郭瞎子,全都是我的錯,我不該多問一個問題的,可是郭瞎子是什么時候離開的呢,他去了哪里?

我現在也不敢回家,生怕會連累到我的家人,就一路瘋狂的跑啊,一直跑到了后山的墳地,我才停了下來。

當然我是不得不停下來的,我一直慌不擇路的跑,卻沒想到不知不覺的跑到了這片墳地。

這片墳地埋葬了我們村里所有的死人,遠遠望去,在墳地上空有一層灰色的霧氣,隱約之間,仿佛還有著一團團藍紫色的鬼火閃爍。

我嚇壞了,立馬轉頭就跑,說也奇怪了,那只女鬼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。

我暗罵自己一聲膽子小,水鬼可能早就離開了,可是我卻因為害怕一直在跑。

我完全不知疲憊,轉頭就跑,這次我頭也不敢回,相比而言,墳地明顯比水鬼可怕多了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,終于看到了我家,我長長的送了口氣,回到家,之前所有的恐懼都消失了。

張辰還沒有回來,郭瞎子也沒有回來,讓我心里不由得擔憂起來,本想去村長家找找看的,可是心里又有些害怕。

因為要去村長家,必須要路過那條水塘,我害怕再見到那只水鬼,她肯定會吃了我的。

但是有時候,你越是不想做什么事情,上天就偏偏安排你做哪些事情。

是張辰打來了電話,讓我過去一下。說是那邊發生了一些事,很難解決。

聽到朋友有難,我如何能不去?

所以,我想都沒有想,直接沖了出去,可是當我走到水塘邊的時候,腳步又慢了起來,一步三回頭的看著那條水塘,生怕從中間突然鉆出一只水鬼出來。

不過我的運氣還不錯,一路順利,并沒有遇到水鬼,終于到了村長家里,村長家燈光還亮著,我敲了敲門,很快村長就過來給我開了門。

“對不起,小昊。”村長對我到了聲歉,然后請我進去。

我一臉懵逼,不知道村長是什么意思。

等我進去之后,才發現屋里還有許多人,郭瞎子,張辰都在,還有那個一直在村長家的胖子。

“怎么樣,問出什么了嗎?”郭瞎子看著我問道。

“你還好意思問,我都差點沒命了!”雖說是因為我的原因導致的,但是郭瞎子不說一聲就走也不對吧?我如此信任他,他卻一聲不吭的離開。

“我不是告訴你了嗎,只問三個問題,她不會傷害你的。”郭瞎子說道。

“那她以后還會纏著我嗎?我多問了一個問題。”我弱弱的問道。

“不好說啊,對了,你都問出了什么?”郭瞎子顯然還是更關心這個問題。

我也沒想那么多,看郭瞎子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,肯定之前是故意嚇唬我的,根本沒有問三個問題的限制。

我看了郭瞎子一眼,撇了撇村長。

郭瞎子明白我的意思,對我點點頭,意思是但說無妨。

我雖然心里有些好奇,但還是說了出來:“首先,十八年前殺害雪兒的不是白宇,而是白飛,然后雪兒也的確是淹死的。”

這就是我問出來的結果,我說完之后,他們幾人并沒有很驚訝的感覺,似乎是早就知道了這些。

讓我心里疑惑起來,忍不住問道:“你們沒什么想說的嗎?”

“白昊,你有什么要說的嗎?”張辰沒有回答,卻對著我反問道。

“我不相信是白飛殺了人,我們是從小的玩伴,我非常了解他,他的心沒有那么毒辣,絕對不會殺人,而且也沒有動機啊,他和雪兒也玩的非常好,為什么要殺雪兒呢?”我把我的疑惑說了出來。

“小昊,你有沒有想過娃娃親的事,萬一小飛是因為知道你和雪兒有娃娃親,所以一怒之下殺了雪兒呢?”村長說道。

“那更不可能了,那時候大家都小,根本就不知道娃娃親的意思,我也是前幾日才知道有娃娃親的。就算小飛是早就知道了,他一怒之下也不應該殺雪兒,更應該殺我不是嗎?”我說道。

“那你的意思是殺害雪兒的另有其人?”郭瞎子看著我。

“我不知道,我現在很矛盾,我的理由足矣證明小飛不是兇手,他沒有必要這么做。可是我問了那個水鬼,水鬼說是她親眼所見的,她親眼看到小飛害了雪兒。”我感覺一陣頭大。

“村長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我抬頭看向村長,他們對小飛殺害雪兒的消息完全不震驚,肯定是因為他們知道什么消息。

聽到我的話,村長點點頭,說道:“不錯,十八年前的事情我是知道一些,但我也不確定消息是否真實。”

“你們知道我這兩天去了哪里嗎?”郭瞎子突然一臉神秘的笑了笑問道。

落言網微信公眾號

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:imxiaodididi;合作及投稿請聯系:QQ:84354575

河南体彩网